来自 教育 2019-08-15 15:37 的文章

二、什么是亲职教育

  亲职教育是对家长进行的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称职的好家长的专门化教育。俄罗斯学者称之为“家长教育”或“家长的教育”。亲职教育是归属于成人教育的范围,因为父母都已成年。

  亲职教育为西方诸国三十年代所倡导,这种教育在德国称为“双亲”教育(Elternbildung,美国称之为“parental education”),我国台湾学者中译为“亲职教育”。

  职教育是从家庭教育演变而来的新概念,简而言之,亲职教育就是“怎样为人父母”的教育,使为人父母者明了如何尽父母职责与职份的教育。

  国内外亲职教育理论研究现状表明,亲职教育与家庭教育水平成正相关,亲职教育被称为家庭教育的主导教育,它涵盖了父母的自身教育与父母对子女教育两大范畴的教育素质内容,它是立足于亲子关系基础上的对家长实施的家长职能与本分的教育。

  亲职教育的落实在于学习者愿意面对亲职教育的挑战,明了处理亲子关系中亲职教育水平的主导地位,明了任何教育过程学习者都是接受人格先于接受观点的规律,如何使子女先接受你这双亲的人格,而后接受你的成龙成凤的教诲高见。

  展开全部孩子的成长是所有父母最关心的事,孩子是父母快乐的源泉。在孩子们成长的岁月中经常会走到各种各样的分岔路,我们给予的不仅是阳光下的呵护,还应打开他们心灵的窗户。当我们看到苦于找不到教育孩子的有效方法的父母,看到发展出现了偏差的孩子,因为同样身为父母,我们义不容辞地开始寻找,寻找帮助父母科学的教育孩子,促进孩子健康成长,减轻教养压力的有效途径。

  亲职教育这一称谓为西方诸国三十年代所倡导,这种教育在德国称为双亲教育(Elternbildug美国称之为parentaleducation)亲职教育被称为家庭教育的主导教育,它涵盖了父母的自身教育与父母对子女教育两大范畴的教育素质内容,它是立足于亲子关系基础上的对家长实施的家长职能与本分的教育。

  亲职教育是终生的功课,因为在家庭每一阶段,亲子关系面临的挑战不同,亲职教育水平要求亦不同。社会发展加速度,家庭教育常处于焦虑与矛盾之中,既想依恋传统又欲追新,如何处置,只有接受亲职教育,使之明了追新求异并非丢掉传统,只是学会因时空改变需求相异做出调整的本领。简而言之,亲职教育就是怎样为人父母的教育。

  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社会像过去三十年来进步的如此快速,快得让人惊讶,尤其是家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当这一代父母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如果父母说:跳!孩子只能问:跳多高?然而,当自己成为父母时,得到孩子的回答却是:为什么?这一声为什么在今日的父母心中产生了许多的疑问,具体而言就是:以前我的父母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而今要我的孩子做什么,他偏就不做什么。于是,这一代父母难为之际,逐渐地体认到社会变化的事实。而这社会变化的事实主要来自两方面民主时代的来临和小家庭的兴起,分别说明如下:

  今日的社会已从传统权威的生活型态转变成为现代民主的生活型态,这种转变不仅发生在政治、经济变动等大环境中,而且发生在家庭、亲子互动的小环境里。换言之,过去强调长幼有序、尊卑有别的权威式人际关系,已转变为人人平等、相互尊重的民主式人际关系。正因为如此,今日的孩子不再愿意接受昔日顺从的角色,他们生长在民主的时代,所见所闻都是讲求平等,如女性向男性争取平等、少数族群和党派向多数族群和党派争取平等。而且在生活中的经验亦是如此,如学校班级中的干部选举、媒体报导上的抗争事件等等。这一切在在说明我们的孩子呼吸著民主的气息,学习著民主的风范。遗憾的是,有些父母对孩子仍使用奖赏、惩罚、训诫、贿赂、威胁等管教方式,却不知这些方法在讲求平等的今天已渐失效。亦有些父母虽被迫了解到权威方式不再有效,然而在教养孩子上不知所措;有时是不知孩子有什么问题,有时是管教起来忽松忽紧、前後矛盾,甚至是父母态度不一致而因起夫妻失和。太多类似的经验告诉我们,那是因为家庭中缺乏让父母和孩子尊重的规范,而孩子的不吃饭、不做功课、抗拒合作、乱发脾气等行为,使父母手忙脚乱、穷於应付,且被孩子控制了尚不自觉。于是,父母的困惑和不安更造成了亲子之间的紧张和焦虑。

  另一个社会变迁的事实是大家庭制度的式微,代之的是小家庭的兴起。近代工商发达和都市化发展,使得年轻的一代不断地涌入大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或因离开故乡而自立门户,或因居住空间的限制而与父母分住,小家庭的组成因应而生,再加经济考量、教育责任、自我实现等理由,使得家中子女数减少,更持续了小家庭的发展。从某种角度而言,小家庭固然有其优点;但是在另一方面,却失去大家庭所拥有的一些优点,如从家人得到的情感支持和实质协助,像是孩子的照顾、婚姻关系的协调、金钱的救急等问题都常在小家庭中出现。

  从子女的教育来看,小家庭由於孩子少,父母可以更有能力和精神来教养子女,对子女的成长和发展较有利。然而,相对的是由於子女少,使孩子失去了大家庭兄弟姊妹相处的乐趣和彼此的照应,也缺乏在团体生活的学习和适应。更重要的是,孩子大多时成长在成人的世界里,学习模仿的都是成人的模样,特别是来自父母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对孩子的影响均十分深远。而父母和孩子相处时稍一不留神,就可能带给孩子坏的榜样;甚至有些父母教导孩子是用「照我所说的,不要照我所做的」方式,这种言教和身教不一的方式,更是有著难以估计的负面伤害。

  有人说:当你有了孩子,你就有了问题。这句话并非指孩子会造成问题,或是孩子使父母有问题,而是意味著随孩子的成长,父母必定会面临孩子形形色色的问题。以日常生活的作息而言,从孩子早上起床、穿衣、洗脸刷牙、吃早点、上学,到下午放学、看电视、吃晚饭、洗澡、上床睡觉,常让父母忙得团团转;如果再加上功课不好、没有责任感、手足之争、说谎、偷窃、叛逆等等,可真让父母伤透脑筋,今日的父母似乎愈来愈陷入孩子问题的困境当中。

  父母的难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这一代都成长在前述的传统权威环境中,所学习和承袭的教育模式是上一代的管教,但面对成长在现代民主的下一代,我们缺乏因应的教育理念和方法,也没有任何人或学校教我们为人父母,自然在新旧价值观难交替之际感到茫然无知。而今的社会中,各行各业都需要专业的知识和能力,只有父母是例外的,父母似乎被期望为天生就能胜任的角色。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正如国内外不少研究指出,亲职角色是成人发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却也是一个最难处理的角色。

  如果说今日的父母是毫无准备地为人父母是不公平的,事实上许多初为人父母者,自怀孩子开始便努力地接收还自各方面的讯息(其中有些还带有强制性),如妇产科医生、小儿科医生、父母亲友、报章杂志、电视广播、学者专家、教养书籍等提供的忠告,可说是众说纷云,不胜枚举。然而,我们却可以发现各家不同的主张,甚至是相互矛盾的讯息常带给父母更大的困扰,不仅不知何所适从,而且对自己的教养方式更缺乏信心。就像一位母亲所言:当我觉得自己的孩子行为有些问题时,我一年之内听过几十场的亲职教育演讲,买了上百本管教子女的书籍,结果是愈听愈模糊、愈看愈困惑,为什么没有人是讲得一样的?这种迷惑是自然的,因为教育孩子的方法原非一成不变,也没有标准的处方,而是需要父母去学习,再加以领会运用,不见得适合别人的就适合自己,全盘的接收还不如不知道的好。所谓学习的效果,应是自得合用的。

  美国精神医生和教育学家戴克斯(RudolfDreikurs,1964)认为,如同孩子需要训练一样,父母也需要再教育,需要学习对孩子各种行为有新的反应方式及应对之道,如此才能培育出新态度和与孩子相处之道,然而现在的父母却很少有机会接受一系列完整的亲职教育课程或训练。父母效能训练的创始人哥顿(ThomasGordon,1975)也认为父母常因为子女的不良行为而受到指责和要求,但是并没有足够的机会接受教养子女方法的训练。我们相信与其在子女不适应行为发生後,去责难父母的教养方式不当,不如预先实施亲职教育,提供一些合理而有效的方法,协助现代父母教养他们的子女,以预防和减少孩子适应问题的发生。既然亲职教育是如此地重要,而教育的观念和方法也不是天生具备的,因此它是需要学习体验的。

  做为亲职教育的主要实施者----父母,首先要有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卢梭说:家长身教的重要性,在敢于担当培养一个人的任务以前,自己就必须要造就一个人,所以我们就必须先成长自己,学习先进的教育理念,具备了正确的教育观念,才能不误人、误己。

  二是摆正自己的位置。亲职更是血缘之下亲自履行的使命。孩子是自己的,就得亲自去塑造、培养,给他足够的关爱和关注,并倾注心血,而不是只管生,不管养,更不管教,推给长辈及学校了事。隔代教育再加上教育者没有正确的教育理念,造成多少的遗憾,延误了多少孩子,特别是农村留守孩子现象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已经严重威胁着这代孩子们的生活状况、受教育程度,甚至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