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教育 2019-08-17 13:17 的文章

伊斯兰的教育理论有哪些?

  传统教育理论的形成与伊斯兰宗教思想的发展存在着紧密的联系。8~9世纪,随着逊尼派宗教学者阶层的兴起,正统的宗教文化传统教育受到高度重视。教育的主导思想是使学生熟悉经训、教法知识,了解伊斯兰文化传统,用宗教道德规范来约束自己的言行,做一个有文化素养的、虔诚的穆斯林。学者们在向弟子传授知识过程中,力图把启示知识(《古兰经》)、传述知识(圣训)和推导知识(教法常识)有机地结合在一起。9世纪以后,随着正统的艾什尔里学派的崛起,理性主义与正统信仰相结合成为教育的主导思想,同时引进了形而上学、逻辑学、思辨哲学等新学科,教学内容已不限于宗教传统教育。12世纪以后,苏非神秘主义勃起,对宗教教育产生了巨大影响。苏非神秘主义者反对以理性思辨、逻辑论证为认知方式。教育的指导思想开始与社会需求脱节,苏非信徒们以规避世间俗事为荣,蔑视尘世间的物欲追求,带有消极遁世、洁身自好的思想倾向。

  传统教育理论的代表人物,当首推伊斯兰教权威大师安萨里。安萨里是中世纪伊斯兰教最杰出的教义学家、哲学家,而立之年执教于塞尔柱王朝的著名学府——尼札姆大学。安萨里的教育思想尤为注重宗教神秘体验,但也并非绝对否认理性思维、逻辑论证、经验观察的作用。晚年他在《哲学家的毁灭》、《伊斯兰宗教学科的复苏》等著作中关于宗教、哲学的论述,也是其宗教教育思想的集中体现。安萨里认为,宗教信仰包括内心信仰和外部行为两部分,它们相辅相成、不可偏废。安萨里提出,知识与信仰属于不同的领域,“知”是理性的领域,而“信”是心灵的领域,二者不能互相替代;理性的权威只限于知识领域,而在信仰领域毫无地位。出自于对人的感性知识和理性知识的怀疑,安萨里主张必须把信仰还原为心灵的活动,而把理性禁束于知识领域。对于前者,应当以主命为出发点,从体验自我开始,通过心灵感应、内心诚信来认知真主;对于后者,应当把理性看作框正信仰的工具,用以教化误入迷途的一般信众,但要像医生开有毒性的烈性药一样,使用时要慎而又慎。他还认为,为了恢复“正信”的地位,必须对一般信众强化宗教教育,使之了解基本信仰而不必理解信仰。他晚年撰写的《穆斯林大众信纲》,便是为此目的而编写的便于背诵、记忆的普及性宗教读物。

  另一位对传统教育理论有过突出建树的人物,是著名历史学家伊本·赫勒敦。伊本·赫勒敦是突尼斯人,他的历史哲学著作中有丰富的教育思想。伊本·赫勒敦曾就教育的社会性、实用性发表过颇有见地的观点,明确指出教育也是一种社会现象、一种社会职业,它与城市市民的技艺培训和日常生活需求关系愈益密切,而不限于人们的宗教生活。他在《历史绪论》中从历史发展的观点,对教育的社会功能作出深入的分析,指出教育水平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人类社会的兴衰。伊本·赫勒敦曾以巴格达、库法和巴士拉等文化名城为例,说明伊斯兰教初期这些城市文化教育的迅猛发展,是与商业、手工业的兴起密切相关,是社会物质文明发展的必然结果。他还认为,教育应使人们学会适应社会环境的能力。人类是社会性的生灵,人类的教育事业受人类的文明水平和各种力量的制约,其中包括物质的、知识的和精神的力量。他还强调,人类是一种有理性的动物,而理性科学则是所有学识的基础;理性能帮助人们在学习过程中获得规律性的认识,明白不同概念间的相互关系。如同安萨里一样,伊本·赫勒敦认为,人的理性作为认知工具也是有局限性的,当理性无能为力时,最终还要诉诸不谬的天启。

  伊本·赫勒敦主张因人施教,掌握知识应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他还提倡去外地游学,以便向不同的老师求教,扩大视野,增长见识。在伊本·赫勒敦的故乡突尼斯,当时的小学教师除了要教授《古兰经》、阿拉伯文和诗歌外,还教书法和写信。伊本·赫勒敦主张,入门学习,不应从深奥难懂的经文教育开始,而应先学阿拉伯文和诗歌,接着学算术,最后再学《古兰经》。